展覽預告丨劉世芬個展「穆勒氏花園」

誠品畫廊9月3日起推出劉世芬個展「穆勒氏花園」,主要展出2022年「聖胚胎」系列等15件新作,以及2013年的「穆勒氏花園——羊走迷」系列、2016年的「穆勒氏花園——靜物」系列,共計28件。「穆勒氏花園」結合胚胎學與神學,透過藝術探討生命與真理的「二元論」和「兩面性」,也回應過去劉世芬在醫院婦科手術室工作時,所經歷的性別認同、性別意識和權力關係不對等的內在衝擊。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曼陀羅,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穆勒氏」源自人體的「穆勒氏管」,這是人類胚胎發育到第六周時形成的一對新導管,男女皆然。直到第六周末,胚胎生殖系統的外觀仍然沒有明顯的性別差異,第七周起,胚胎便展開各自的發育路徑,「因為男女差異衍生很多歧異與衝突,也因為這些不同,在社會文化、語言、性別認知上產生不平等的現象,『穆勒氏管』揭示人在胚胎時期沒有太大的差異,那麼,我們是否有可能藉由藝術表現,重新認識彼此?」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罌粟,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聖胚胎」系列中,劉世芬依據醫學教科書所示8周前胚胎的圖像,以色鉛筆描繪頭頸部階段性發育的外型,一共7個胚胎後方有一道聖人般的光環,展示在誠品畫廊的貴賓室裡,貴賓室宛如子宮般孕育著生命,也讓我們窺見人如何從無性時期的胚胎演變而來。劉世芬認為,人具有悖逆的性格,「但是胚胎在造物主手中還是神聖、聖潔的,有著生命原初狀態的純潔樣貌。」

劉世芬,聖胚胎-3,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1964年生,1983年起在台北榮總擔任醫護職,2009年離開。1994年開始在報章雜誌繪製插畫,1996年入選台北市立美術館「第一屆台北獎美展」,翌年再度入選,1998年受邀參加「台北雙年展—欲望場域」,開始身兼護理師和藝術家雙重身分的忙碌生涯。2005年在誠品畫廊舉辦個展「斯芬克斯的臨床路徑」時,開始帶入個人的神學觀。

劉世芬,夜流離,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90 cm丨3 Ed. + 1 A.P.

由於長年在婦產科、小兒外科手術室工作,經常碰觸性別與生殖議題,自然成為創作取材的對象,同時,又從生物學和神學領悟到事物的「兩面性」,因此利用神話、生物和醫學上的植物等圖像,回應對「兩面性」的思索,像是「羊走迷」系列有雌雄同體的蝸牛,雖說兩性同在一個生物體上,繁殖時卻又需要彼此,而在畫中對蝸牛展現暴力的「羊頭人身」就像社會建構下對性別施展的霸權。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40 cm丨3 Ed. + 1 A.P.

誠如生物或胚胎時期人類的性別特性是並存和包容,劉世芬在「靜物」系列描繪的罌粟、卡瓦胡椒等12種致幻性植物,既是藥方,也可能讓人產生幻覺或中毒,「不是二元對立,我們也可以在真理的兩面性上同時共有。」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牽牛花,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睽違10多年未辦個展,相較過去創作的急切感,現在的劉世芬以「安靜和沉著的深刻態度面對生命」,「以前創作是我對美學體驗的有效實踐,現在創作是我對恩典的回應。」

展出作品

劉世芬:「致幻植物它們有醫藥方面的治療作用或致幻作用,會因為我們選擇的劑量不同,而有不同的療效。虛幻跟現實之間有個界線,致幻植物像是兩者之間的中介,人可以在界線上不那麼清楚,但有時也需要有界線在,可以說有尺度才會有分寸。因此『穆勒氏花園』這系列作品要強調的不是二元對立,是我們能在真理的兩面性上同時共有。」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胡椒,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肉豆蔻,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夾竹桃屬,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風茄,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烏羽玉,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麥角菌,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斑葉疆南星,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駱駝蓬,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靜物〉顛茄,2016,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90 x 6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羊頭人身這個角色,對待雌雄同體的生物表現出一種暴力的情境,我想表達的是,羊頭人身這個形象就像是社會文化建構下對性別語言的霸權性。例如:有些人對有強烈陰性特質的男性,會冠上不雅的稱呼去鄙視他;或是對有明顯陽剛樣態的女孩子感到不舒服,不論這些觀念是被父母教育的也好,或是整個社會文化建構下的體制所造成的認知,我們是不是可以在這方面給予更多包容;就像這些蝸牛、雌雄同體的生物,牠們也有性別並存的特性。」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8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4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4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8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穆勒氏花園——羊走迷〉,2013,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40 x 40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胚胎是生命的原初,本身還沒有思想,呈現的是一個單一純潔的樣貌。像『夜流離』、『聖胚胎』、染色體的圖像,『穆勒氏花園—羊走迷』還有『穆勒氏花園—靜物』這些作品,其實都是希望回到人類最單純的樣態,我想藉著這樣的想法與感動,透過這個展覽實踐出來。」

劉世芬,聖胚胎-1,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聖胚胎-2,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聖胚胎-4,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35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聖胚胎-5,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聖胚胎-6,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聖胚胎-7,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42 x 29.7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舞 舞 舞,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35 x 42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渡,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30 x 25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綠 迷 * 彩,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30 x 25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紅 迷 * 彩,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鋁板裱褙),30 x 25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擊,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29.7 x 42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姊妹,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29.7 x 42 cm丨3 Ed. + 1 A.P.
劉世芬,clue,2022,色鉛筆素描結合數位影像/輸出於紙上(水晶裱褙),29.7 x 42 cm丨3 Ed. + 1 A.P.

9月2日線上展廳上線

https://bit.ly/誠品畫廊線上展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