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觀點丨我創作、我存在 ——在「初初」看見的台灣80世代

文/吳垠慧

「初初」,這個像民初時期文藝少女小名般的疊詞,作為一個當代藝術展的標題,其所關注的內容,和時下議題性展覽的主流趨勢有些不同,策展人林昆穎嘗試從藝術家個體的脈絡,梳理出一個藝術世代回應外在世界的多向性,他為「初初」這兩個字下的解釋:第一個「初」是作為開端的那個初始;第二個「初」則是每一次的重新演練,也都是另一回新的初始。

「初初」展覽現場

於此,我們或許可以這樣理解「初初」:是「剛開始」,也是「週而復始」,它是一道如活水般永不停止的迴圈,放諸在藝術家的創作脈絡上來看,無論創作的初衷是源自個人的情感、記憶或物質性的感應,每一次的嘗試,都可能為個人創作帶來嶄新的契機,因而,藝術家面臨的那些「關鍵時刻」,例如:使其開展出個人代表性風格之初、系列創作的原型、從A媒材轉進B媒材的第一次嘗試等,就是「初初」所欲挖掘的轉折點。

「初初」展覽現場

林昆穎邀集參展的9位藝術家,和他年紀相仿,多屬1980世代(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出生)的「同期生」,他們當中不乏在學生時期(2005年前就讀大學和研究所)就已陸續嶄露頭角,以新銳之姿躋身國內外大型展演,和學長姊、前輩同台競技,這樣的幸運和壓力,造就80世代的早慧、靈動以及藝術表現多軌並進的豐富樣貌。

「初初」展覽現場

2021年,在首批80世代邁入40歲之際,林昆穎藉由「初初」回頭探詢同輩創作者原初的起手式:透過作品,講述20年來每個人藝術生命的演進。於是,我們看到郭奕臣用牙科診療椅打造的《承諾2061》(2015)承載著闔家圓滿的童年記憶:那是1986年郭奕臣忍著牙痛和家人露營等候哈雷彗星到來的夜晚,也是他日後系列創作的原型;陳怡潔在開展代表作「色彩同心圓」前期(2005年左右),曾做過將填充偶玩具塞進塑膠袋抽成真空的試驗,面貌難辨的玩具如浮雕般,表面色塊則具抽象性,這次發表的《非人稱_角落生物》,她終於克服了當年遭遇的技術瓶頸;黃海欣以描繪荒謬、百無聊賴的日常著稱,這樣的風格從2009年起陸續嘗試的《小事件》等小畫作開始。

「初初」展覽現場

盧之筠從材質演繹美好與脆弱之間的辯證,《時間分界線2》(2015)受到鐵窗框保護的水泥花朵為典型的範例。賈茜茹的創作,從儀式性地拾荒物件演進至空間行為,呈現「重複的日常」,《白日夢_獻給媽媽的夢》(2016)將本土電視劇畫面截圖輸出在雪紡紗上,敘述家庭婦女的日常午後,是近期創作的轉捩點。

「初初」展覽現場

2000年後台灣的藝術環境,新媒體、科技藝術刻正流行,也是邁入全球化語境之初,對於科技媒介及其藝術語彙的摸索,和置身在全球化底下的生命處境思考,是80世代身處的社群環境,也是創作回應的對象。

「初初」展覽現場

美術科班出身的余政達,在首次嘗試拍攝動態影像《Moving Lines》(2003)之前,繪畫仍是主要的創作語言,媒材的轉向為他帶來「框架」上的破除,而今他跨足影像、裝置並擁有一個虛擬網紅分身「法咪咪」。張暉明從生活中諸多微小的震動,看見事物之間彼此依存的共振關係,這次展出2014年發表的盆栽系列,為他日後的高速攝影創作打開脈絡,而這些其實來自他從機車後照鏡看見震動影像的經驗感知。

「初初」展覽現場

身兼程式開發的鄭先喻,擅長連結資訊科技、生態等多重知識系統,《生命的來來去去2.0》(2013)結合捕蚊燈和電玩遊戲,讓死去的蚊子補充電玩精靈一命的冷幽默是初期代表作,《Sandbox》(2016)於現場介入觀眾手機並傳送一連串簡訊,讓人心生驚喜又懼怕的複雜情緒。陳以軒的影像作品《如果能夠》(2021)是部獨角戲,主角是過去和未來的他和自己之間的對話,藉以省視自身面臨創作抉擇的課題。

「初初」展覽現場

若以電視影集來比喻,「初初」就像「正傳」之外的「番外篇」,回溯藝術家創作至今的關鍵情節並作一補充交代,包括了「為什麼當初需要投身創作」的自我詰問。由此來看,「初初」不僅只是80世代聯展的名稱,更是個反覆探問「關於創作這件事」的動態詞彙,及至未來,藝術家們仍會不斷回望的每一次靈光乍現的那個初始。

「初初」線上展廳

https://bit.ly/TheEverFirst

  • 初初 The Ever First
  • 策展人:林昆穎
  • 參展藝術家:張暉明、陳以軒、陳怡潔、鄭先喻、賈茜茹、黃海欣、郭奕臣、盧之筠、余政達
  • 展期:2021.12.25—2022.01.22
  • 地點:誠品畫廊丨台灣110055台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B1(誠品生活松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