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旺伸:然後呢

藝術家蘇旺伸11月20日於誠品畫廊推出個展「然後呢」,展出2017年至2021年創作的繪畫作品共計19件。2017年,蘇旺伸搬離居住近20年的高雄左營海軍眷村「明德新村」,落腳台南安平,魚塭、西濱鹽分地帶的天際線和海平面,取代了眷村風景。

  • 日期:2021年11月20日-12月18日
  • 地點:誠品畫廊 ∣ 台灣台北市菸廠路88號B1(誠品生活松菸店)

2020年起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深深影響每一個人,向來關心社會與環境議題的蘇旺伸,也將疫情下的世間百態融入畫中,藉由畫作裡的「動物」搬演這段集體記憶。

創作40多年來,「四腳動物」始終是蘇旺伸隱喻社會眾生的角色。從早期的貓狗逐漸轉變成徒具獸形的「四腳動物」,從動物成群結黨、爭鬥地盤等習性,影射政黨惡鬥、選舉醜態、政客滑稽演出的社會亂象。蘇旺伸像是鳥瞰一切世事的觀察者,透過「動物莊園」傳達對現實社會的關懷情感。

蘇旺伸1956年生於嘉義朴子,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繪畫是他一貫的創作形式。隨著畫室從淡水、左營眷村到台南安平,畫中風景也跟著改變:1980年代捷運、淡海新市鎮尚未開通、開發前的淡水,迷人的自然風光與濃厚的人文氣氛,深深吸引蘇旺伸,在巷弄間穿梭的貓、狗便於此時躍然畫布上。1998年蘇旺伸搬回南部、1999年住進左營眷村,適逢台灣政局另一波轉變的時刻,在眷村這個既政治又封閉的場域,他讓「四不像」的動物當起「政治雜耍團」的表演者,藉以揶揄政治亂象的幽默令人莞爾。

2015年,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動物莊園:蘇旺伸四十年繪畫展」,完整梳理其40年的創作脈絡。2018在上海龍美術館推出「漫遊之濱」個展之前,左營眷村因規劃成文化園區,蘇旺伸將告別眷村的難捨心情,在《遷居三部曲》中抒發無遺,而這也成為下一個創作階段的轉折點。現在蘇旺伸居住的地方可以瞭望安平港,海天際線取代竹籬笆內的世界,兩幅《港邊》是眺望船隻及周邊景致所截取的生活片段,《漫遊之濱》靈感來自漁光島,也是蘇旺伸散步、沿著海堤騎單車的日常路徑,《濕地 溼地 失地》和《水鄉》則將嘉南沿岸的景色,例如:在魚塭、濕地裡豎立一根根的竹篙,常有水鳥站在上頭,蘇旺伸將其轉化成畫中符號。

2020年之後的創作,大多和疫情有關:《今年記事》中,他將壓克力隔板畫成旋轉門般,發亮的大螢幕是人們居家防疫期間,盯著電腦上班上課的生活,從水閘門下方冒出的氣球,則反映出嘉南農田在缺水期無法耕種的無奈。作品《圍》、《距離》、《間隔》與防疫社交距離有關:公園遊樂設施被警戒線圍起來;疫情緊繃,動物也保持距離;因疫情而生的「防疫泡泡」,每隻動物也被罩進「泡泡」裡,是蘇旺伸慣有的幽默,「這幾年大家的日子過得緊張,天氣亂、疫情亂、人也亂,想讓大家輕鬆一點。」

「藝術是很生活化的一件事。我在生活中接收到很多訊息和感動,需要時間萃取、沈澱,才可能變成作品。」因為畫室搬遷,蘇旺伸的繪畫開展出另一番風貌,不變的是,動物依舊是演繹人類社會的縮影,也是蘇旺伸傳達環境關懷的情感媒介。

蘇旺伸的藝術創作起始於1980年代,一開始致力於抽象表現主義,後來將藝術與生活、現實結合,融入對社會文化密切的觀察,並且投射了對這片土地的深情情感,逐漸走出自己的獨特語言。他的作品中經常出現的貓狗形象,據稱最早是曾居住的淡水處處可見流浪貓狗的身影,其成群相爭的特性啓發他以貓狗象徵人群。在蘇旺伸的畫面中,貓狗的形象於1988年浮現時仍保留具象特徵,後來失去明顯斑紋而漸轉抽象。蘇旺伸自言:「以貓和狗作為人的象徵,一開始比較明確,後來就只是動物,而不特定代表貓和狗」。而畫面中也經常出現的氣球帶有浮誇、虛而不實和吹牛的意味,煙囪則是人造紀念物的象徵。

蘇旺伸的作品畫面凝固沈實、氣氛靜謐懷舊,色層幽微、肌理細密,發散出濃鬱的懷鄉精神與念舊情感,這也一直是他藝術當中極為重要而核心的特質。石瑞仁稱蘇旺伸的作品帶有時空暈旋的奇幻式鄉土景境,在藝術家畫境中刻意呈現的俯瞰式空間之內,我們看不到虛遠的天空,看不到遠離消失的地平線,只能看到眼下的這塊「土地」,蘇旺伸隱喻而機智地使他筆下的平凡鄉土,成為我們「一切觀看的終點」,而發生在這塊土地的一切,即使是普通尋常的事物,也因此成為我們當下凝視的對象。

近年來蘇旺伸畫中動物的舞台已移至雲間,畫面漸趨輕盈明亮,同時在動物活潑的特技雜耍中,過去濃厚的政治意味漸漸淡去,但作品仍出自他對生活現況的觀察和體悟。即使靈感來自現實世界,在蘇旺伸的筆下仍見不到寫實的描繪,所有的感受都幻化成象徵性的圖像符號,在他搭建的舞台上或舞或載浮不斷演繹著他的心情和感觸,奇趣不凡的姿態和謎般的畫面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