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預展丨司徒強

誠品畫廊將於二〇二〇年一月四日至二月九日舉辦司徒強個展。已逝的司徒強為寫實派藝術大師,誠品畫廊從一九八九年創辦起與他合作至他二〇一一年過世,在這期間總共為他辦過六次展覽。作為司徒強長年來的合作夥伴與親密朋友,誠品畫廊此次展覽將以回顧展的形式,重溫司徒強從一九七八年至二〇〇九年所創作的作品。

司徒強,黑羽,1988,壓克力顏料/麻布,52 x 70 cm

司徒強一九四八年生於中國廣東省開平縣,兩歲時隨著家人遷居香港。初中時跟隨當代「嶺南四家」之一的楊善深習畫;高中則在中文大學選修呂壽琨的課。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三年來到台灣師大美術系就讀,期間同黃君璧、林玉山等人學習,並在國畫中有絕佳的表現。

司徒強,翠,1992-1993,壓克力顏料、花布、乾葉/金屬板,62 x 92 cm

一九七三年他來到紐約普拉特藝術與設計學院,想繼續發展東方水墨抽象畫。然而這些作品亦中亦西也可說是不中不西,造成創作上難以突破的瓶頸。直到一晚他偶然注意到學校畫室的隔板上,以前學生留下的顏料污跡,像是發現天機一般,從此開啟嶄新的藝術方向。他模仿牆上斑駁的污跡,並精工描繪預先攝製的國畫照片,藉由超寫實技法和普普觀念完成了一系列作品。偶後他對「寫實」要求越來越高,不僅要形似而且要質似,希望超越當代的新寫實和照相寫實的框架。在一九七九年畢業之前,他已躋身在幻象畫派(trompe l’oeil)的行列,奠定了往後的成就。

司徒強,綠泰拉,1978,壓克力顏料/紙,62.6 x 96.5 cm

八○年代是司徒強創造力迸發的全盛時期。他不斷嘗試變化繪畫中的背景,相機也成為創作中不可或缺的一個工具。他習慣把實物做成與成品大小相同的模型,以相機拍照,再以照片、模型相互比對,透過畫筆、噴槍在畫布上慢慢創作。筆記紙、膠帶、圖釘、枯葉、羽毛、信封、彩帶、鎖匙、帳單、繩子、玫瑰等等日常生活常見的物品,全成為供他發揮的題材。

司徒強,青鳥 II,1992,壓克力顏料、黑白照片、乾燥花、粗麻布/金屬板,62 x 92 cm

進入九〇年代,玫瑰反覆出現在作品之中的頻率提高,成為司徒強最重要的代表符號。他說:「玫瑰之於我,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浪漫氣氛,尤其是殘凋的玫瑰,充滿著頹廢的美學。每一次凋殘之後,都是生命的再一次開端,頹廢不正是黎明之前的極黑,那麼擁抱頹廢也可以說是一種樂觀。」由於偏愛玫瑰,人稱「阿強」的司徒強亦得到「司徒玫瑰」的美名。

司徒強,憂鬱 無題-3,1999-2000,壓克力顏料、蕾絲、塑膠花/麻布,124 x 184 cm

邁入二十一世紀,司徒強以黑洞、銀河、星雲、光、舍利、蝶、追憶等為繪畫主題,畫面背景成為重要的敘事舞台。「我的畫作是一封封寄不出去的情書」,司徒強在愛情和生活中的挫敗,激發了他對想像世界的不捨與追尋,甚至化焦慮、不安為創作能量,試圖昇華至近乎宗教式的信念。藝評人高千惠形容他的作品為「穹界之花」,這詞也成為司徒強在這時期創作的代名詞,同時象徵著藝術家本人的生命狀態。二○一一年九月五日凌晨四點三十分,司徒強因冠狀動脈心臟病於美國紐約醫院於睡夢中辭世,得年六十三歲。

司徒強,追憶 3,2007,壓克力顏料、複合媒材/麻布,124.5 x 185.2 cm

「死亡是任何有情生命的必然輪迴,繁花殞落,繽紛又淒哀,臨終繾綣回首,以豔無盡悲哀,尤有熾烈執著的熱情。」這是司徒強在生前最後一次個展中的自述。司徒強在四十多年的藝術歷程經過了天翻地覆的演化,他的作品由簡單到複雜,由複雜到精煉,但始終不變的,是他浪漫的個性與對藝術的追求,藉由遺留下來的作品繾綣情深地道出。

部份展出作品

司徒強,安魂曲七,2001-2003,壓克力顏料/畫布,94 x 115 cm
司徒強,水中之像,2007,壓克力顏料、複合媒材/麻布,183.5 x 123.2 cm
司徒強,試二,1994,壓克力顏料/紙板,27 x 24 cm
司徒強,蝶2,2009,壓克力顏料/麻布,30.5 x 47.8 cm
司徒強,紫蘭,1998,壓克力顏料、蕾絲、花布/麻布,70 x 123 cm
  • 展覽:司徒強
  • 開幕:2020.01.04(六)丨3ー5pm
  • 展期:2020.01.04(六)ー02.09(日)(2020.01.23ー01.29 農曆年節期間畫廊休館)
  • 地點:誠品畫廊丨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5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