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自述丨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

文丨莊普

2019年我的作品表現是一種如同古代哲學的宇宙論(Cosmology),是以某種機械式的科學想像去概約無限的宇宙整體(註一),並且延伸探討至人類在宇宙中的地位(註二),由此我的作品有了微觀以及可供想像的無限。然而僅僅是機械的宇宙幻覺,並無法說明我認為“藝術”以及“人”在其中的至關重要性,因此我認為儘管這個機械性當中的宇宙是恆常的向外擴張,但是在一個微觀的世界裡,我們仍然會基於人性的關注於某些細微的以及人為上的“情緒”和“解釋性”,這也是何以我的作品會從極簡繪畫,轉向了像是幾何形態的後抽象道路。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不知名的矮星-7,2019,石,25 x 18 x 18 cm
莊普,小宇宙:白洞-4,2019,石,17 x 29 x 18 cm

如果從一個邏輯脈絡上來看,我的幾何繪畫作品發展是掌握了—“從繪畫到幾何”的關鍵問題,是在於近年來自己作品中愈來愈多的使用了後現代藝術脈絡中的“後”這個關鍵因素。由於“後”,我在一九八〇年代以來的幾何繪畫,便具有自身的解釋性,也具有與冷僻純粹的現代主義沒有的溫度,它可以是歷史的、情緒的或是不同於中心性的其它視角形態。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兩張椅子,2019,鐵、不銹鋼管,295 x 103 x 72 cm & 8 x 39 x 7 cm丨右

我認為抽象繪畫後期發展的新幾何藝術,必須解構以往的視覺純形式,這使得每一個創作者可以針對自身的生存脈絡去進行某種修辭上的自我解釋,因此在我的幾何繪畫作品中也可能出現諸如石頭、樹枝或是某些工業材料物質…等等,那些古典抽象中不會出現的語言。除了突破以往的純粹性,這個解釋性也構成了宇宙幻覺外,融入了更多人義上的 “幻覺解釋性”而不只是“機械性的幻覺” 。而事實上,本人的平面作品也是這個解釋性的幻覺延伸。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有逗點句點的風景,2019,金箔、木,尺寸依現場而定,裝置組件18件
莊普作品:有逗點句點的風景「」/阿基米德丨左至右

一直以來,我的作品中所顯現的均值,是在於表現東方人文精神裡,人與自然和諧不分界線的境態,這種境態經常顯現在東方人生活中的賞石以及園林造境行為,他們將河川裡的自然石頭經由人工化的審美過程,有意識地令其成為一種可以成為解釋性的或是審美性質的小宇宙,對於這個人與自然不分界的和諧,在我的藝術中是以幾何作為中介,去表現人對於宇宙的幻覺,正如同繪畫也是一種幻覺。

莊普,咫尺天涯,2018,魯班尺,尺寸依現場而定,魯班尺組件29件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註一:牛頓的大機械宇宙觀。
科學革命時代最受推崇的科學家,首推英國的牛頓(lsaac Newton1642-1727年)。自1689年他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Natural Philosophy)一書發表以來,牛頓力學的體系一直支配了人類的宇宙觀,直到二十世紀初才由相對論對其作進一步的修正。牛頓力學體系下所描繪的基本上是一個唯物、一切受自然法則主宰的世界。對他來說,世界就好像一個鐘錶,當鐘錶師傅完成裝配之後,將鐘錶上發條,接著鐘錶會自行運作,師傅不會再過問。所以牛頓的宇宙觀,亦名「機械宇宙觀」,或者「鐘錶宇宙觀」。在這個世界裡,上帝在完成創造萬物以後,退居幕後,不過問世事,而人類可以憑藉其理性發掘世界的自然規律。因此啟蒙時代的人相信,隨著科學理性的進展,人類將脫離以往蒙昧無知的情況,而進入一個一切可由人類掌控、社會不斷進步的新時代。
註二:宇宙論Cosmology 一詞源自於希臘文的κοσμολογία(cosmologia, κόσμος (cosmos) order + λογια (logia) word, reason, plan)。宇宙學是對宇宙整體作定量化的研究,並且延伸探討至人類在宇宙中的地位。雖然宇宙學這個名詞是最近才有的(1730 在 Christian Wolff 的著作 Cosmologia Generalis 首次被使用),人們對宇宙的研究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歷史,牽涉到科學、哲學、密傳奧祕以及宗教。
莊普個展「幻覺的宇宙」空間照丨誠品畫廊展覽現場
莊普,沃夫359,2019,水彩/紙,76 x 55 cm
莊普,青,2019,水彩/紙,76 x 55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