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旭達:游移的線與衍化中的形

誠品畫廊推出「郭旭達:游移的線與衍化中的形」,呈現平面與立體作品近30件。距離2010年誠品畫廊的個展已有六年光陰,郭旭達持續尋找被遺忘的形或創造出新的形;形與形交錯加減、膨脹或壓縮之後,以二維或三維的語言呈現在台座上或畫布中,是這次展覽的兩大重點。

  • 日期:11 Jun 2016 – 10 Jul 2016
  • 地點:誠品畫廊│台北市松高路11號5樓
  • 開幕:2016年6月11日(週六),下午3-5時

郭旭達的作品主題不是現實世界中可見的造型,但它們都具有某種似曾相識的特質。有的作品讓人莞爾一笑,有的兀自沈靜地存在著,有的又像某次的靈光乍現──作品像是抽象思緒的立體化身,或散落各方的一抹情緒,邀請我們去體會、尋思或解碼。例如此次展出的立體作品,《無題 No. 08-06》是否是一隻酩酊大醉時率性起舞的酒杯?《無題 No. 15-05》可能是一名體態渾圓的女人舉起一條腿做瑜伽,但也有人認為是一艘潛水艇伸出望遠鏡,在監看海面。

在平面作品的部分,郭旭達刻意選擇正方形的畫布,不強調構圖,也沒有敘述性的內容,所以作品從任何角度觀看都可成立。從2007年以來,郭旭達藉由平面作品主要試圖探討三個方向:一、延續類似壓扁容器的圖像,畫面中的主體如同中空的陶土雕塑,也具有內在空間,如《無題 P 02-15》;二、在平面畫布上探討空間與建築形式,用最簡化的線條界定出空間的存在,如《無題 P 01-14》;三、回歸到點線面、肌理、材料的處理,而不做敘述性的表現,如《無題 P 06-15》在壓克力顏料和畫布之間,引入粗麻布呈現材質的視覺差異。

無論是雕塑或繪畫,這些作品都是郭旭達對內在原初的呼喚所作的回應,因而既遙遠又親切,既天然又工業,既具象又抽象,既東方又西方,予人濃濃的熟悉感卻又難以捉摸。

郭旭達

郭旭達在大學時代習畫,卻因為對形體、材質的感動和好奇而逐漸由畫家轉為雕塑家。移居紐約之後,在經常流連忘返的歷史博物館中觀察到不同民族對同一種形體或材料有著相同的感動,因而察覺到似乎人類在本質上存在著某種「共同性」,於是展開了長期的溯源行動,對自然物做各種角度的觀察,並加以繪圖紀錄。他尋找「本質」上的形,長久下來,他在腦海裡累積了或片斷或不完全的形,然後在相互衝突當中自由地將它們結合,直到形成一個完整而對他有意義的形體,最後著手將之做成陶雕。近年對建築的興趣驅使他探索建築與雕塑的相似之處,因此近作雖承襲了對原始、樸素造形的一貫追求,但一反過去對遠古的呼應,簡潔的線條呈現出更多的現代感和建築感。他也開始嘗試以雕塑家的角度創作平面作品,把主要物件置於畫面中央,並捨棄畫筆而改用畫刀,將繪畫視為雕塑在進行創作。隨著平面作品繽紛的顏色和肌理變化,我們也彷彿看到了藝術家不同的情緒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