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秋個展

本展邀請了策展人林銓居策劃這次的展覽。這位自由而純粹的油畫家江秋,其誠懇的筆觸透露出對於繪畫藝術的狂熱,從他質樸的觀察中所繪製的作品,以及熱愛繪畫的專注力,將帶給我們最清澈的詩意於這七月的酷暑。

  • 日期:02 Jul 2011 – 31 Jul 2011
  • 地點:誠品畫廊∣台灣11073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5樓(誠品信義店5樓)
  • 開幕:02 July 2011

本展邀請了策展人林銓居策劃這次的展覽。這位自由而純粹的油畫家江秋,其誠懇的筆觸透露出對於繪畫藝術的狂熱,從他質樸的觀察中所繪製的作品,以及熱愛繪畫的專注力,將帶給我們最清澈的詩意於這七月的酷暑。1964年出生在中國的偏遠地區,自小就在大自然的環境裡過著淳樸的生活,他自述:「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愛畫圖的人,六七歲的時候幫家裡去山裡面放牧,那時在路旁有許多大石板,我就拿起釘子在石板上畫起圖來。稍大一點的時候,因為常常沒地方可以畫,便跑去打聽哪戶人家添了新櫃子,求他們讓我幫忙畫櫃子裝飾。」在這樣的影響之下,江秋便繪製出許多關於自然與生活的作品。策展人林銓居認為,在主張求新求變的當代藝術中,因逐漸開發殆盡的藝術形式而形成焦慮的氣氛,隱憂潛藏在生活的各個層面裡,從這個角度看待江秋的繪畫,會發現他的作品所提供的訊息,不只是一般素人藝術家所特有的清新、直觀與活力而已,同時也說明了不同的思維模式與動機所帶來的寬廣的創作自由。

這次展出的畫作主要包含了風景、人物、抽象繪畫三個類型。風景畫分別描繪了他的故鄉與他至今生活了十八年的台灣風光:故鄉畫組可以見到湛藍的天色、舒卷的白雲、遼闊的草地、神秘的雪山與在這片淨土上的佛寺;台灣畫組則有龜山島海岸、台北夜景與鄉下的稻田與農舍。人物題材的創作則如實的標示了他的宗教信仰,他畫大黑天、他的精神導師卡盧仁波切與大寶法王像,以及美化過同時也內化過的、神聖化的母親畫像。至於他的抽象畫,與其說是抽象作品不如說是靜坐冥想所見與所創的心靈空間。

從具象的風景人物到抽象繪畫,江秋切換得如此自由自在,乃在於承認並觀察了人類內心的複雜意識。當他描繪具體的山型、雲朵、人物或植物時,他變成了創作的主人、自我的實踐者、主觀的裁決者,他創造了一張有造型、有色彩與具體風格的作品,但同時也完成了一種自我的執著,但「執著」恰恰是江秋在宗教上的修行所要打破的對象,於是他用抽象的繪畫語言去超越、去瓦解自我的執著,在另一張畫布上進行抽象畫的創作。當他完成一張好的抽象作品時,他會說:「你(抽象畫)比我聰明。因為我無法瞭解你。」

這看似宗教思維的對白,在策展人林銓居的眼裡乃是美學與詩意的對白。他認為最好的超現實主義與抽象繪畫最初都根植於詩意的思考,而不是理性的美術革命。江秋的宗教與素人背景提供給他自己和創作本身以巨大的自由,其作品豐富、準確與深刻的程度,確實令人驚嘆。

江秋

自由而純粹的油畫家江秋,其誠懇的筆觸透露出對於繪畫藝術的狂熱,從他質樸的觀察中所繪製的作品,以及熱愛繪畫的專注力,將帶給我們最清澈的詩意於這七月的酷暑。1964年出生在中國的偏遠地區,自小就在大自然的環境裡過著淳樸的生活,他自述:「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愛畫圖的人,六七歲的時候幫家裡去山裡面放牧,那時在路旁有許多大石板,我就拿起釘子在石板上畫起圖來。稍大一點的時候,因為常常沒地方可以畫,便跑去打聽哪戶人家添了新櫃子,求他們讓我幫忙畫櫃子裝飾。」在這樣的影響之下,江秋便繪製出許多關於自然與生活的作品。策展人林銓居認為,在主張求新求變的當代藝術中,因逐漸開發殆盡的藝術形式而形成焦慮的氣氛,隱憂潛藏在生活的各個層面裡,從這個角度看待江秋的繪畫,會發現他的作品所提供的訊息,不只是一般素人藝術家所特有的清新、直觀與活力而已,同時也說明了不同的思維模式與動機所帶來的寬廣的創作自由。

江秋的畫作主要包含了風景、人物、抽象繪畫三個類型。從具象的風景人物到抽象繪畫,江秋切換得如此自由自在,乃在於承認並觀察了人類內心的複雜意識。當他描繪具體的山型、雲朵、人物或植物時,他變成了創作的主人、自我的實踐者、主觀的裁決者,他創造了一張有造型、有色彩與具體風格的作品,但同時也完成了一種自我的執著,但「執著」恰恰是江秋在宗教上的修行所要打破的對象,於是他用抽象的繪畫語言去超越、去瓦解自我的執著,在另一張畫布上進行抽象畫的創作。當他完成一張好的抽象作品時,他會說:「你(抽象畫)比我聰明。因為我無法瞭解你。」

這看似宗教思維的對白,在策展人林銓居的眼裡乃是美學與詩意的對白。他認為最好的超現實主義與抽象繪畫最初都根植於詩意的思考,而不是理性的美術革命。江秋的宗教與素人背景提供給他自己和創作本身以巨大的自由,其作品豐富、準確與深刻的程度,確實令人驚嘆。

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愛畫圖的人,六七歲的時候幫家裡去山裡面放牧,那時在路旁有許多大石板我就拿起釘子在石板上畫起圖來。
在旁的許多同伴見到後便拿不同的東西叫我畫,甚至抓起青蛙擺在石頭上叫我畫,當初我擔心青蛙很可憐會死掉,所以就很急的趕快畫完。
那時畫完後並不覺很好,但同伴們都很高興,所以我也很高興。

之後村子裡越來越多的小朋友都拿泥土叫我做作各種各樣動物,拿紙張給我畫他們想畫東西,我都幫他們一一完成,這樣做都讓他們感到很高興。
所以之後我走到哪裡都有一群小朋友跟著我到哪裡。

稍大一點的時候。
那時家鄉裡的傳統習俗裡,在家中的櫥櫃上都有許多裝飾圖案,因為我喜歡畫圖但常常沒地方可以畫,
便常常打聽哪戶人家添了新櫃子,便跑去求他們讓我幫他們畫櫃子。當然也有被拒絕的時候。

風聲傳開後許多買了新櫃子的人家,漸漸的都會主動找我去,於是我就有畫不完的櫃子了。
慢慢的我就有了一些工錢。

十七歲那年見到卡盧仁波切,於是便跟他出家,開始學習佛法。

可是呢到了廟裡面,仁波切叫我做畫圖雕刻及蓋廟的土木工作。心裡有點擔心,怕學習不到佛法,
有一天便請教仁波切,你甚麼時候教我佛法阿,仁波切告訴我,今天你的所作所為,不管畫圖還是雕刻都是為了佛法,
佛法也是為了眾生,所以你所做的事就是修行。

從此我便相信仁波切告訴我的話,在寺廟裡不斷的畫圖及雕刻和做不同大小的事。之後仁波切也指導我畫了佛像。

多年後,因著不同的因緣遇到了許多國籍的畫家,得到了許多物資幫助及鼓勵,所以一直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