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 HK 黃海昌 個展

誠品畫廊將於2018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推出馬來西亞藝術家黃海昌個展。黃海昌始終對於遠古至今的移民浪潮和全球化現象感到興趣,熱衷於挖掘淹沒在歷史和國家大敘事之中被人們遺忘的故事,創作出游移在過去和現在、真實和虛構、語言和圖像之間等模糊地帶的獨特作品。

  • 日期:28 Mar-31 Mar 2018
  • 地點:1D11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 開幕:2018年3月28日 (週三) ,下午5-9時

誠品畫廊將於2018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推出馬來西亞藝術家黃海昌個展。黃海昌始終對於遠古至今的移民浪潮和全球化現象感到興趣,熱衷於挖掘淹沒在歷史和國家大敘事之中被人們遺忘的故事,創作出游移在過去和現在、真實和虛構、語言和圖像之間等模糊地帶的獨特作品。藝術家自承作品多半是把再平凡不過的事情轉化為引人入勝的故事,藉此引導觀眾體驗、檢視尋常生活中的小細節,進而思考昨日的歷史、今日的當下和明日的未來。

如同亞洲現況,外籍女傭已成為馬來西亞中產階級不可缺少的幫手,攝影系列作品《馬來西亞女傭》(2008)中,黃海昌透過劇照的形式呈現出女傭在雇主家的工作狀況,像是超女飛上天送小孩上學;暴風女招喚大雨洗車等等;《我們的生命時日》(2009)這組作品的英文名稱來自於美國肥皂劇“Days of Our Live”,藝術家根據法國描繪日常生活的畫作為藍本,製作出六件劇照,將原作中的法國人置換成社會邊陲的移民族群,從而塑造出新的「歐洲文化性格」。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馬來西亞曾遭日本佔領,錄像作品《狗洞》(2010)根據當時日本憲兵隊集中營一名生還者的故事拍攝成諺語式影片,藝術家利用真人演出、動態影像和動畫探索回憶和歷史;另一件影像作品《再:注視》(2002)則虛擬了一段馬來西亞殖民奧地利的偽歷史。透過位於歐洲的奧地利與亞洲的馬來西亞強弱位置的顛倒,諷刺現代民族國家認同建構歷史中,全球化的貿易帝國主義模式造成巨大的殖民創傷。

《治國ABC定本與民族誌ABC定本》(1999)是用四本書撕下來的紙張打成紙漿後重製而成的手工書。原書在「重生」之後,原本的文字化成沒有意義的片斷字詞和纖維,藉由這件作品,藝術家駁斥了「正統」與「非正統」的二元意識型態觀念,以及對真相、邏輯和階層的分割。另外,參加過2015年烏拉爾當代藝術工業雙年展的攝影作品《揭》(2015),也將首次在展會亮相。透過拍攝俄羅斯葉卡捷琳堡,位於政治敏感地帶的人形孔蓋,以攝影和蠟拓再現孔蓋之內和之外的視像,揭露相互參照的平行世界。

黃海昌

黃海昌是移民馬來西亞的華人第五代,也是馬來西亞後獨立世代第一代藝術家,曾在美國布蘭戴斯大學、哈佛大學和麻州大學安默斯特分校攻讀文學、教育和藝術學位。如同他多元的教育背景,他的作品永遠理念先行,從不局限於某種媒材形式,因此他涉獵繪畫、裝置、錄像/攝影和戲劇/表演甚至電影,也可能借重文學、地圖學、植物學、歷史、人類學、考古學、流行文化、政治等不同領域的知識和表現方法,是位真正跨領域的藝術家。

黃海昌始終對於遠古至今的移民浪潮、殖民主義和全球化現象感到興趣,熱衷於挖掘淹沒在歷史和國家大敘事之中被人們遺忘的故事,創作出游移在過去和現在、真實和虛構、語言和圖像之間模糊地帶的獨特作品。他擅長以多元媒材、大眾語彙和奇想手法,把再平凡不過的事情轉化為引人入勝的故事,藉此引導觀眾體驗、檢視尋常生活中的小細節,進而思考昨日的歷史、今日的當下和明日的未來。當這個世界沉醉於即時、快速、聳動的影像,我們已慣於遺忘歷史,也不再花時間反思。因此,黃海昌希望作品能夠勾引出我們塵封的記憶和無垠的想像力,反轉我們習慣的思考模式。如同游崴所觀察,黃海昌感興趣的是文化混血後綻放出的繁花盛景;他的創作關注於社會中少數族群的故事,擅長重塑被遺忘的歷史,甚至虛構新的文本來拆解主流文化的刻板印象,後殖民色彩強烈,語言卻充滿著慧黠的想像力,關乎幻想與現實之間似遠猶近的距離。黃海昌說過:「身在這個世紀,我們需要反省自己的歷史,切勿因歷史而蹣跚腳步,向前走罷!」

黃海昌在2011年獲頒洛克斐勒基金會Bellagio創意藝術獎;2000年被 Newsweek(國際版)選為亞洲十大反權威頑童;1999年被Asiaweek列為下一世紀的十大藝文領袖;德意志銀行長期收藏他的作品,甚至將德國法蘭克福總部的一整個樓層以他命名;英國BBC、美國CNN、日本NHK等均為他製作過專訪或專題報導;美國康乃爾大學更表揚他為傑出教育家,並設立「黃海昌獎學金」。作為亞洲藝術家,黃海昌所受之重視可見一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