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生命|顧福生回顧紀念展

「美的生命」這個展題,取自顧福生完成於1994年的同名繪畫。此一畫作所呈現的美好,既是對生命的禮讚,又帶着不絕如縷的孤單與鄉愁。這樣的情感或思緒,反映了顧福生絕大多數作品時有所見的氣息。

  • 日期:25 Nov 2017 – 31 Dec 2017
  • 地點:誠品畫廊│台北市松高路11號5樓
  • 開幕:2017年11月25日 (週六) ,下午3-5時

文/王嘉驥

「美的生命」這個展題,取自顧福生完成於1994年的同名繪畫。該幅作品當中,顧福生以俯瞰的視野,廣袤地描繪了滿山遍野的翠綠田園;畫面左上方,飄浮的是一個看向天際的仰躺男嬰。富態姣好的新生兒彷彿以大地為牀褥,但其懸宕之態,更像是隱喻了與家園離散的情境。此一畫作所呈現的美好,既是對生命的禮讚,又帶着不絕如縷的孤單與鄉愁。這樣的情感或思緒,反映了顧福生絕大多數作品時有所見的氣息。

在顧福生的作品裡,嬰兒般的赤子、男人、女人猶如三合一的主題,都是他自我的一部分和寫照。運動中或亢奮的人體對比於骷髏,譬喻生離死別,也對照生命與死亡。如卵一般的圓形構造,內裡孕育嬰兒的胚胎,但已顯露骷髏之形,甚至預示死亡。赤子是男人,男人也是女人,彼此難分,都追求美,也渴望愛;而且,愛不僅僅是精神上的戀慕,也是身體中的情慾,兩者在他畫中輻湊為一。

顧福生渴望並追求自由,他用畫筆體現身體的自由。他從青春矯健的身體看到自由,也以天空和海洋想像自由。他把對身體的自由想像投射在運動場上,投射在飛翔的鳥身上,投射在大海的魚身上。對於身體的自主和自由的追尋,讓他在畫中樂此不疲,一再地賦予生動的形象以表達。脫開外在世界的束縛,褪衣解帶,歸於赤裸,重返造物者的自然——諸如此類的意象及視覺暗示,在他作品中俯拾皆是。藉此,顧福生謳歌生命,傳達愛與美,愉悅而不間斷地宣示自己與藝術的永恆誓約。

顧福生

顧福生在1934年出生於上海;1948年舉家隨父親顧祝同將軍及國民黨軍隊遷台。如同許多藝術家,從小喜歡畫畫;師大藝術系畢業時,已經參與「五月畫會」展出,是臺灣現代美術的代表人物之一。顧福生的摯友白先勇曾經形容:藝術對顧福生而言,是畢生狂熱而執著的追求。「假如每個人都必須選擇一種生活方式,畫畫就是我全部的生活,我的思想在裡面,我的情感在裡面,我的生活細節全都在裡面。」顧福生的創作忠於自我,潮流從來與他無關,反而喜歡耽溺在現實與不現實之間的潛意識世界,任幻想和夢境自由馳騁。他的作品是自然而然產生的,任何事物或情境都可以是靈感。他所做的即把內心感覺表現出來,也因為任何時間、地方、一事一物、顏色、線條皆可作為表現手法。他隨手捻來的媒材多元而豐富,顯現出天馬行空的偶發趣味和美感。

探索生命意義是顧福生畢生創作的中心思想,「人」更是他重要的主題,因此作品彌漫著現代主義和存在主義哲學。藝評家王嘉驥曾經指出:「顧福生的創作啟蒙是從個人的『身體』出發,直接訴諸其『當下性』,並以鮮明的扭曲及變形風格作為表現。」他的人體多是變形而拉長的,這樣的強烈表現至今仍然獨樹一格,具有憾人的視覺和情緒感染力。顧福生說:「我畫的是人的深深內裡和外界的感受,人和人的關係,或是人和周圍環境的關係,和大自然的關係,人生是謎語,是夢幻,生命是多麼的脆弱。」人性的撲朔迷離,人際的聚散離合,人體的神秘愛欲及人生的夢幻現實等,都是他藉以傳達意念的媒介。他的作品散發出濃郁的文學氣息和對生命議題探索不盡的省思,充滿感情和戲劇性。

關於顧福生的創作,大致可以按照他不同階段的旅寓略作區分:臺灣時期(1957-1961)、法國時期(1961-1962)、紐約時期(1963-1974)、三藩市時期(1974-1990)、波特蘭時期(1990-2002)、芝加哥時期(2002-2008)、洛杉磯時期(2008至今)。從早期包覆在無盡的孤獨和苦悶中的無頭人體,中期對生死意識的反思和夢幻與現實並呈的書寫,到晚近奔脫世俗羈限,宛若繁花聖境對生命動力的謳歌,顧福生的創作歷程展現出一位誠摯藝術家窮盡一生對人、人生、生命最深的繾綣眷戀。